李保国故事(三十六)坐冷板凳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   时间:2017-06-01   浏览量:135
        某县级市有一位煤老板包了一座荒山,想搞林果开发,听说李保国教授是个专家,打算请来给参谋参谋。煤老板不认识李保国,就托主管林业的副市长联系。副市长和李保国也不熟悉,又托了一个领导。托来托去,最后托到岗底村党总支书记杨双牛那里。当时,李保国正在岗底村研发无公害苹果栽培技术。杨双牛找李保国商量咋办?李保国说:“只要山区人民有需要,我当全力以赴。”经双方商定,星期一在副市长办公室见面。
 
        头一天,杨双牛说:“李老师,咱们明天去见领导,你就换套新衣服吧!”李保国说:“我这里没有新衣服。”“没事,我马上派人去买,你穿多大号?”杨双牛说着站起身来。李保国说:“坐下,坐下,别费事了,又不是去相亲,买了也不穿!”杨双牛见李保国的犟脾气上来了,也就不坚持了。

        第二天,杨双牛陪着李保国去见副市长和煤老板。路上,李保国还想着昨天买新衣服的事,对杨双牛说:“我这个人不是不知道好歹,你想想,整天和农民打交道,穿得西装革履、洋五洋六的,老百姓还敢接近你吗?只有我变成了农民,农民才能变成我。”

        李保国接着讲述了一段往事。1975年,十六周岁的李保国在公社广播站上了班。当时有一部电影叫《决裂》,其中有这样一个画面:一位身着中山装、梳着大背头、戴着金丝眼镜的教授,正在给农民学员讲马尾巴的功能。也许这位教授没有错,但学员们接受不了,纷纷离开了课堂。这个画面在李保国心里打下了深深的烙印,一直影响了他的一生。

        小车开进了市政府大院,副市长和煤老板迎候在办公楼前。副市长上前握住了衣帽整齐的杨双牛的手,热情地说:“欢迎,欢迎!”却把李保国晾在了一边。杨双牛见状,赶忙介绍说:“这位就是河北农大的研究生导师、著名林果专家李保国教授,我是岗底的杨双牛。”副市长愣了一愣,马上回过神来,握住李保国的手连声说:“对不起,对不起!”

       李保国笑着说:“不客气,不客气,我这个人经常被别人认错,习惯了。”

        煤老板看到李保国有点失望,在他的想象中,大学教授肯定斯文,优雅,衣冠楚楚,满肚子学问。可眼前的李保国,方脸大嘴,矮矮的,黑黑的,头发稀疏,胡子拉碴,穿一件灰色大袄和一双破旧的解放鞋,和煤矿上的农民工差不多。但说起荒山治理、林果栽培来,知识渊博,侃侃而谈,使煤老板肃然起敬,刮目相看,佩服得五体投地。

        在回来的路上,杨双牛开玩笑说:“李老师,你这身打扮领导都不认你,把我当成了教授,让你受委屈了。”李保国说:“领导认不认我不要紧,只要农民认我就行。要是农民不认我了,我这个教授就白当了。”

点 评
        以貌取人,世俗使然。世俗的眼光里,教授的形象就应是衣冠楚楚,农民的形象就是土而吧唧。如果颠倒过来,把农民打扮的像教授,似乎也不成“体统”。

        穿什么衣服,戴什么帽,是职业的需要。李保国教授为什么农民打扮?在他看来,整天在山间行走,和农民摸爬滚打修树、剪枝,穿得西装革履、洋五洋六的,老百姓不敢接近,工作没有办法开展。

        由此,没有人把他看作教授,误认他是为农民。李保国却不觉得尴尬:“我这个人经常被别人认错,习惯了。”可贵的是他被误解且淡定:“只要农民认我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