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保国故事(四十八)流动的家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   时间:2017-07-17   浏览量:27
 李保国有三个家,一个是城市的家,在保定河北农大家属院;一个是山里的家,在各个帮扶基地;还有一个是流动的家,就是常年穿梭在山地平原之间的那辆越野车。在这里要说的,就是李保国那个流动的家。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李保国在邢台县浆水镇前南峪村搞山区小流域综合治理,从保定到前南峪村要走两天。第一天坐火车到邢台后住一晚上,第二天上午坐上唯一的一趟班车到浆水镇,然后再步行到村里。九十年代,李保国来到内丘县岗底村科技扶贫。从内丘县城到岗底村60公里的盘山路,有360个弯,有时赶不上公共汽车,就搭乘农民的小拖拉机到岗底村。2000年以后,精准扶贫战略实施后,慕名找李保国的人越来越多,他帮扶的地方也越来越多。那时候,李保国坐火车或汽车到县城,县林业局就会派车再把他送到所帮扶的村庄。有一次,李保国和果农定好了下午讲课,因林业局的小车跟领导出远门了,等再找到别的车时天也快黑了,耽误了给果农讲课。这样的事发生了好几次,李保国感到十分内疚。于是,李保国决定自己买一辆小车,不图别的,就图为果农服务方便。

        买车时,爱人郭素萍问他什么牌子的,李保国说要买就买辆捷达车。郭素萍问他为什么?他说:“捷达车寓意着快速到达,不耽误为果农服务。”

        自从买了捷达车,李保国和郭素萍在车上的日子越来越多,一年行程4万多公里,跑遍了燕赵大地的山山水水。李保国开车,郭素萍坐在副驾驶座上替他接打电话,安排工作,联系事情。有时看到李保国累了,就陪他聊聊天,喝水、吃药、中午休息,都在车里。一些常用物品,雨鞋、草帽、衣服、工具、方便食品等,把后备箱塞得满满的,车成了李保国和郭素萍他们流动的家。

        有一次,李保国和郭素萍一上午转了4个村子,快中午12点了,妻子说:“咱们回县城吧,中午吃饭后找个旅馆休息一会儿,要不你的身子顶不住。”李保国不同意,说:“回县城太耽误时间,咱们车上有面包和矿泉水,简单吃一口,在车上迷瞪一会儿,省下时间还能多跑一个村。”类似这样的事,早已成了他们的家常便饭。

        2008年6月的一天,李保国和郭素萍从保定出发,开车去临城绿岭公司指导核桃管理,走到西古城时发生了追尾事故。原来,前头有一辆乐驰小车突然刹车,后面紧跟的奥迪车打转向超了过去,李保国没刹住车,顶在了乐驰小车的尾部,后面的马自达小车又撞上了李保国的捷达车。高速交警来后,把他们叫到服务区进行处理。李保国对郭素萍说:“你在这里处理事故,我打的去临城,不能耽误了核桃管理,让果农受损失。”

        李保国开车去的地方多数是山村,山路高洼不平。捷达车底盘底,经常托底,影响工作。李保国换了一辆越野车,田间地头的小路都能跑。有次去平山的葫芦峪,为了给果农拉肥料的小三马车让路,李保国一不小心打偏了方向,前轮掉进沟里。在当地老乡的帮助下,费了好大的劲儿才鼓捣出来。郭素萍说:“这山沟少说也有十几米深,要是掉下去,后果不堪设想啊!”李保国哈哈一笑,打趣说:“咱们是为老百姓做好事,老天爷也会帮一把,好人一生平安!”

        河北农业大学很早之前就要给李保国配专职司机,被他谢绝了:“还是自己开车好,方便,说走就走。我整天上山下乡,铁打的司机跟着我也受不了。”

        八年来,这个“流动的家”载着李保国和郭素萍行程数十万公里。所到之处,荒山,一座座变绿了;林果,一棵棵挂满枝头;笑颜,一天天绽放开来。

点 评
        “哪里需要到哪里去,哪里艰苦哪安家;祖国要我守边卡,扛起枪杆我就走,打起背包就出发,边防线上把根扎,雪山顶上也要发芽。”这首流行于上世纪70年代的革命歌曲,是对李保国一生致力于科技扶贫的真实写照。

        一个人的自我价值实现,必须把志向与国家和民族的前途命运紧紧联系在一起,而有它所支配的人生才真正有意义、有价值,个人才能够对国家、民族和社会做出贡献。

        李保国把自己的志向与国家和民族奔小康的目标紧紧联系在一起,用生命在山区农民脱贫致富路上与时间赛跑,圆了农民的富裕梦,也实现了自身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