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保国故事(四十五)用事实说话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   时间:2017-07-04   浏览量:23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红富士苹果从日本引进国内后,深受国人喜爱,种植面积迅速扩大,岗底村的果农一下子就种了大几百亩。

        苹果树进入盛果期后,有的果农发现自己的苹果树春季满树花,夏季半树果,产量低、质量差,效益不佳。有的果农发现自家果园里的苹果树,同样浇水,同样施肥,同样修剪,可长出来的苹果个头大小不一样,果实硬度不一样,口感和果型差别很大。果农咨询村里、乡里和县里的技术员,都摇着头说:“不知道。”

        1996年,李保国来到岗底村科技扶贫。村里人听说来了一个苹果专家,感到苹果树有救了。当他们见到李保国时,心里凉了半截,这就是专家呀?稀疏的头发,黝黑的皮肤,朴素的衣裳,长满茧子的双手,咋看咋像一个地道的农民。有人说,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也许人家有真本事。于是,他们把李保国请到苹果园,看看是啥原因造成的。李保国一连转了几个果园,很快就找到了毛病。苹果树是异化授粉植物,栽种苹果树时,必须配置一定数量的授粉树才能结果。可是,岗底村的果农配置的授粉树有红星的,有五林的,有嘎啦的等等,五花八门,啥品种都有,所以才造成了现在的这种状况。

        在果农大会上,李保国对大家说,苹果树虽然是异花授粉植物,并不是将任何两个以上的品种栽到一起就能进行授粉,必须选择花期一致、花粉多,并合理强,经济性状较好的品种作为授粉树,才能达到满意效果。凡是花多果少的是授粉不同步,果品质量差的是授粉树不对路。根据外地的经验,要想解决这个问题,必须全部换成金冠授粉树。

        李保国虽然把道理讲得非常清楚,但由于果农们思想保守,观念落后,对李保国的说法儿并不认可。有的说,老辈子就没听说过什么授粉树,不是照样开花结果吗?有的说,苹果树又不是人,还讲什么门当户对、优生优育?果农会虽然开了,但更换金冠授粉树的事儿却一直没有落实。村干部提出来点硬措施,李保国不同意。他说:“老百姓不认可,说明对这个技术不相信,咱们可以通过对比实验,让大家看得见,摸得着,他们才能心服口服。”

        当年4月,苹果花盛开的时候,李保国在杨双魁的苹果园里做了一次对比实验。他把红星、五林、嘎啦、金冠、腾日1号5个品种的苹果树花粉,用人工授粉的办法给红富士苹果树进行分别授粉。到了秋季苹果采摘的时候,结果出来了。用红星苹果花粉的,红富士苹果落果严重,且成熟后果实硬度低,口感不清脆;用五林苹果花粉的,因开花过早,和红富士花期不太吻合,授粉率低,坐果少;用嘎啦苹果花粉的,由于本身果实个头小,所以红富士苹果个头也小;用腾日1号苹果花粉的,红富士苹果着色不鲜,特别是梗凹突起,果型不周正;用金冠苹果花粉的,花期相同,花粉量大,红富士苹果授粉后,果型端正,口感好,产量高。这一下,果农们对李保国刮目相看了,说:“还是专家本事大,咱不佩服不行!”

        第二年春天,在李保国的指导下,果农们通过高枝嫁接技术,全部换成金冠品种。对那些达不到配置比例的果园,进行增补授粉树或嫁接改良。现在,岗底村的3000多亩红富士苹果树,配置的全部都是金冠授粉树。

点 评
        用事实说话,事实最有说服力,事实胜于雄辩。

        教授传授农业技术,也需要用事实说话。最讲实际的农民,对一项新技术的接受与否,不看说的怎么样,而要看实际效果如何。说一千道一万,没有利益不会干。有人对此不理解,每每说起农民接受技术不痛快来,便断章取义用毛泽东“严重的问题在教育农民”为自己辩解。

        传授技术,藏智于民,为了藏富于民。只有农民接受了,技术才能变成生产力。农民接受的前提是“不见兔子不撒鹰”,适应农民的愿望,给他看得见摸得着的事实,一切问题就会迎刃而解,这是传授科学技术的科学。

         “现实是此岸,理想是彼岸。中间隔着湍急的河流,行动则是架在川上的桥梁。”这桥梁就是---用事实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