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保国故事(八十三)核桃园里的中秋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   时间:2017-11-13   浏览量:328
       李保国修改完第三篇博士论文,墙上的挂钟“当、当、当……”响了六声。李保国看了一下,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在屋里转了一圈,“咦!”咋都没来上班?

       李保国的办公室在林学院一楼,是个里外套间的房子。这两间屋子原本是李保国和爱人郭素萍老师的办公室,一人一间。由于学校办公用房紧张,李保国就找到领导说:“我和爱人大多数时间在乡下跑腾,办公室闲着也是闲着,再安排两个人吧。”于是,课题组的两名老师就搬到这里办公。
 
       明天要带着几名研究生去平山县胡芦峪现代农业产业园区实习,李保国抄起电话跟园区技术总监聂建英打过去,电话接通了:“喂,是建英吗?明天10点我到胡芦峪,等着我。”聂建英在电话里说:“过两天再来不行吗?”“怎么,不欢迎?”“不是、不是,你明天来吧,咱们不见不散!”李保国放下电话,心里还在嘀咕,这聂建英今天咋啦,说话吞吞吐吐。

        李保国走出办公室,在学校大门口碰见张老师,一见面张老师就说:“李老师,星期六又在加班?”“什么,今天是星期六,怪不得办公楼里静悄悄的。”李保国一年之中有二百多天在山区科技扶贫,在他的脑海里只记得什么时候该给果农培训了,什么时间该给学生上课了,星期天、节假日他从不记得。有一次,爱人郭素萍收到他的短信:生日快乐!感到莫名其妙。后来一想,原来他把阳历当成了阴历。

        李保国回到家,对爱人说:“你收拾收拾,明天我去胡芦峪。”郭素萍说:“今天是八月十四 ,明天就是中秋节,过两天去不行吗?”李保国说:“我的日程都安排得满满的,时间不能改,一改就乱套了,在核桃园里过中秋节不更有诗意吗!”郭素萍知道丈夫的脾气,多说无用,只好去收拾行装。

        胡芦峪现代农业产业园区技术总监聂建英接到李保国电话时,刚回到晋州老家准备过中秋节。一说要回去,爱人不高兴了,嘴里嘟囔着:“连个中秋节都过不安生……”聂建英说:“李保国老师是个大教授,带着项目资金,带着研究生,来园区解决问题,咱凭什么不配合工作啊!”“你住一晚上明天早些走不行吗?”“不行!要是明天早上起了大雾咋办?”聂建英连夜赶回了胡芦峪。

        第二天早晨,还真地起了大雾,技术部的人说:“今天雾大,李老师不会来了吧!”聂建英说:“李老师说到做到,只要他不打电话说不来,一定准来!”

        上午11点,李保国来到了胡芦峪。一见面就对聂建英说:“保定那边没雾,一进石家庄地界雾越来越大,路上不敢开得太快,让大家久等了。”聂建英说:“李老师,你一路劳累,先洗把脸,休息一会,吃了饭再工作吧!”李保国问:“中午什么饭?”“你最爱吃的猪肉水饺。”“太好了,咱们先去核桃园干一会儿活,回来吃水饺。”说完把手一挥,领着几名研究生直奔山上的核桃园。

        中午吃饭时,李保国问在座的人:“你们知道中秋节的来历吗?”多数人摇摇头说:“不知道!”李保国说:“中秋节有悠久的历史,和其他传统节日一样,也是慢慢发展形成的。古代帝王有春天祭日、秋天祭月的礼制,早在《周礼》一书中,已有‘中秋’一词的记载。后来皇族和文人学士也效仿起来,在中秋时节,对着天上的明月观赏祭拜,奇托情怀。这种习俗传到民间后,就形成了一个传统的活动,也就是今天的中秋节。”

        这时,有个同学说:“李老师,中秋节也叫团圆节,可你为了我们却不能和家人团圆。”李保国认真地说:“咱们一起在核桃园里过中秋节,不是更有意义吗?人家聂总监昨天已回到了老家晋州,我一个电话就把他招了回来,觉得心里很不安。”聂建英一听坐不住了,站起来说道:“没有李老师就没有咱胡芦峪的今天,我建议大家以茶代酒,敬李老师一杯!”在座的人齐刷刷站起身来,“祝李老师节日愉快!”大家一饮而尽。
点 评
        李保国老师,不记得礼拜天,不记得节假日,不记得家人和自己的生日,只记得培训农民和给学生上课。

        记什么,不记什么,不是记忆能力问题,而是用心记不用心记的问题。凡是上班族,记个节假日并不难,媒体提醒,大家提醒,上级通知。

       “不记得”的是不需要记,记得忘不掉,有人提醒过节日,也改变不了“日程安排”。“我的日程都安排得满满的,时间不能改,一改就乱套了。”李保国需要所记的而且忘不掉的是他的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