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业日报:碎石岗上石榴花开

    来源:农业日报   作者:   时间:2018-08-17   浏览量:1926

近日,河北省内丘县五郭店乡东磁窑沟村村北的山岗上,一棵棵石榴树站满了山坡,火红的石榴花,翠绿的枝丫,把250亩山岗装扮得郁郁葱葱。然而,登上岗顶远眺,村外尚未开发的近千亩荒岗却是山石裸露,泛着一片片刺眼的白光。

同一片荒山,为啥一边沉寂荒芜,另一边却生机盎然?东磁窑沟村75岁的老人李口妮说:“村北这片岗,以前祖祖辈辈种啥都不长。去年全村人尝到了岗上的石榴,又红又甜,乡亲们打心眼儿里高兴!这些年,金玉的心思没白费!”

李大娘口中的金玉,是东磁窑沟村党支部书记刘金玉。从2005年起,他先后投资200多万元,在荒岗上垫土、铺设灌溉管道、平整山岗、种植果树……十多年的辛勤开垦,昔日的“秃头山”长出了成行成列的石榴树,荒岗变成了“绿色银行”。

内丘县五郭店乡位于浅山丘陵区,这一带干旱少雨,地表土层贫瘠,地下却有着丰富的矿石资源。半个多世纪前,当地人们以采掘矿石、开设石子厂创收,矿石山曾富过一方乡民。然而,在采矿过程中,废弃的石块儿被就地堆积,越堆越多,逐渐形成了一千多亩的碎石岗,降水少的年份,岗上最“皮实”的酸枣树都难以存活。1500亩的荒岗,成了当地人心头不能碰触的“痛疙瘩”,数年无人问津。

2005年,村里发包荒山。煤矿生意干得正红火的刘金玉,当即承包下500亩。“那时候,人们已经有了保护生态的意识,老百姓们都在承包河道种树。”有了一定经济实力的刘金玉生出了在荒山上种树的念头。

“几辈子不张毛的岗上能种树?异想天开!”家里的老父亲得知后并不赞成。刘金玉却不信邪,铁了心要试一试。

“过去种不成树,主要是缺水。”起初,刘金玉认为岗上虽然土薄、干旱,但村里地下水资源丰富,供着临近两三个乡的生活用水。“在岗上种耐旱树种,只要把村里的废弃水井修复好,用泵把水抽上来,有水浇灌,树肯定能长起来。”

于是,平整山岗、修复废井、铺设灌溉管道、买树、挖坑、植树、剪枝、浇水、施肥……连续六七年,刘金玉把开煤矿、铁矿、石子厂挣的钱全投到了山上。有一年,他在承包的500亩山岗上全部种上了桃树,浇一遍水就得花费1.5万元。精心管护了大半年,结果冬天下大雪,树全部被冻死。随后,柿子、黑枣、花椒等耐旱树,他试种了一批又一批,却都没成活。

2013年,刘金玉担任村党支部书记。一次去“富岗”苹果的产地内丘县岗底村学习时发现,岗底村的大山上果树能长活、并且长得好,是因为在种植之前,将山上的土壤全部换过。回去后,刘金玉开始琢磨着给荒岗换土。当年,恰逢横穿五郭店村的南水北调工程施工,刘金玉便从工地上购买了数车施工中挖出的黄土,垫在了村北岗上,并种上杨树。出乎意料,杨树林长得郁郁葱葱。

“看来,要想种成树,必须换土!”破解了山岗“焕生”的“秘笈”后,刘金玉四处找黄土、买羊粪、挖沟槽、填新土,雇用村民不断为荒山添加“营养”、输入“血液”。

偶然机会,他了解到石榴适合当地的环境,便驱车赶到西安临潼,拉回1500棵石榴苗。由于选购的树苗偏大,适应性不如小苗强,一年下来只成活了一半。第二年,他又到山东泰安,购回700棵小树苗,全部成活。随后几年里,种植面积逐渐扩大到250亩。

“石榴最怕过冬天。”为了解决石榴过冬难题,刘金玉多次请教农大科研院校教授、种植专家,最终掌握了果树防冻过冬技术。

“有了果树就有了盼头儿!”东磁窑沟村村民刘仁小,常年在岗上管护树木。他和其他二三十位老乡一起,为石榴树和另外200余亩的苹果、桃树、杨树剪枝、浇水、施肥。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去年,部分石榴树挂了果,收获的1万多斤红石榴,颗颗籽粒饱满、晶莹剔透。刘金玉没舍得卖,全部分给了乡亲们品尝。

来源:8月16日 《农业日报》 3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