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弟丢了 2005年15岁 在内丘西丘让人贩子拉走的 公安局和派出所都不管

    留言人:郭芊花    提交时间:2019-04-14 类型:求助
内容:我是第二次写信 第一次给你们说了情况 (派出所一楼办户口的女的骂人 说这种人骂她没事 所长扯着我 我大哭到公安局的 公安局人冷冰冰的 我一没骂人 二正常说话 派出所所长上来就喊 还有 公安局人上来就说我态度不好 我就正常说话 不知道怎么他们了 ) 收到你们的回信说找公安局 可是真没人管 没人查 我爹娘去年阳历年去了 采了血 没有入库 说没有照片入不了dna库 可以帮忙联系下吗 落实入了库, 公安局有的人说可以录 有的说录不了 我们去了就和听书一样 都靠不住, 按说可以录 律师说死了人了 丢了没照片也可以录, 我弟让人贩子拉走 肯定也可以呀, 你们帮忙联系下可以吗 办案人叫小白 90年的 我和我爹娘都把走丢情况去年阳历年那天都说了 dna到现在还没入库。 还有我弟在西丘丢的 西丘证人叫麦生 看见人贩子拉走了。 我今年问了西丘人 有人说拉走我弟的车上还有一个小女孩, 是个拉煤车往西拉走的 经常拉人走的 。我最近做了个梦 梦见有人给我说在茅小角镇 去找吧, 我在全国地图找了找没有这个地方 不过有类似的 湖南茅市镇和小角村 ,你们可以联系下负责我弟的办案人小白吗 他知道情况 我给他说过 90年的 我让他联系湖南当地公安局负责查查 万一有呢 小白不听我的 不管 ,我模模糊糊好像听他说上面有人说不让管 不太清楚 可能是他们队长吧。 你们给他们联系下沟通下可以吗 以后你们公安局政府缺钱 我可以给你们捐款的 真的 这都人命关天。 我们没有仇人 不知道什么地方得罪公安局了 还是他们和黑社会人贩子有联系 还是怕黑社会人贩子 也不知道。 采了血还有说了情况 我还打印了一张a4纸给小白 身份证号也给他了 到现在没有人问的 也不去西丘查询 真是一点进展都没有, 就是一个黑案 我后来埋怨了几句发短信给小白 他说我骂人 我真是一个脏话都没说 就是说他们不负责 他后来还给我爹打电话 说我骂他了 人家家人丢了 怎么可以这样找借口不管 你说对吧 到现在我也不敢联系了, 怕他们随便乱抓人 感觉现在内丘动荡的不行说实话, 没有一点安全感 白天人被人贩子抓走了 不查不管 14年之前没有人管, 现在还是 很心寒说实话 你说这内丘怎么可以这么乱, 换作全国任何一个地方 都会查的。 要是没钱我出钱给公安局 我给小白说都没人管。 你要是怕他们不行我出人, 我当托都可以 就是不管不查的 ,出钱出人都不管 再有要是怕黑社会不行你们就别出面 我出面你们配合就行了 我不怕死 家人丢了活着就是耻辱 。 公安局公安局不管 现在我找政府 希望政府给我做主 这样我以后捐款做类似的事情我才感觉 哦 原来我活在世界上是有人管我的家人的 政府是可以依靠的 我还是可以感觉到我活在世界上还可以感觉到有温度的, 我不百活 不白遇到你们 好人还是有的。 麻烦你们联系下公安局小白还有他队长或者公安局局长也可以 打个电话就可能救了我弟 我替我弟感谢你们 我弟现在可能现在死了也可能被人打 饿着 或者被坏人偷器官 人命这是 看到了 一定要多催公安局管管 我替我弟谢谢你们了 我电话不会变 你存下 后期你家有困难 或者什么事情走不开了 在我范围内 倾家荡产也会帮你 真的! 我是过来人 可以体会到无助心碎心寒的 谢谢你们了 我给你们磕头了
    受理单位:内丘县公安局    回复时间:2019-04-16 受理状态:已办结
由于郭芊花在网站留言其弟于2005年在内丘西丘丢失,当时西丘归永安所管辖,现永安所已撤销,所以无法核实郭芊花当时的报案情况。按照现行标准,丢失人口5年以上的情况需要在刑警队报案丢失人口信息,由刑警队调取丢失人员身份证号并采集丢失人员亲生父母血样录入信息库进行人员轨迹查询。 由于郭芊花住址在柳林镇北李庄村,故郭芊花应在刑警三中队报案录笔录及采集信息。